您好,欢迎光临BCKbet体育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010-60410138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联系人:任女士

电话:010-60410138

传真:010-60400391

邮箱:1678302666@qq.com

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牛栏山镇府前街9号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来自死神的邀请函
添加时间 2020-11-22 18:16 点击次数  次 返回 作者:BCKbet体育 文章来源:BCKbet体育

  我姓王,因为个子不高又很瘦,大家都叫我小王。如今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我衣食无忧,平时拿着父母给的生活费,吃饭上课睡觉,偶尔参加社团活动,和学校妹子搭搭讪,时不时在空间发个动态装下b,还有一帮和我情况相似的室友,偶尔一起出去聚个餐游个玩,整体倒也是逍遥自在。我们所在的二流大学学业并不是很忙碌,平时空余时间倒是不少,于是在实在没事干的时候,我就跑到图书馆去,也懒得去借,还书区取几本别人借过的书随便拿来看看。有时候看到起兴处不觉提笔龙飞凤舞写上一段,也不时自以为是个才高八斗之文豪。

  这样的日子日复一日,身边的室友同学依旧没有大的变化,虽然舒坦,我却觉得有些厌烦,这样下去实在无聊。当初信誓旦旦说到了大学以后要好好学习,学得一技之长,以后出人头地过人上人的生活。但是来后来发现所选专业和自己想象的大相径庭,专业课实在是无聊,平时学起来则是“忍受”一般一节课又一节课,在这样的学习状态之下能够不挂科已是不易,要说励志勤学苦练……还是算了吧。

  我这人别的没有,就是一闲着没事就爱胡思乱想,我想啊,现在中国人口这么多,大学生这么多,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我学的专业也不缺我这样的人,我这人性子懒惰,不爱多跟人说话,遇到事情不果断,也没什么特长,活着除了吃点饭耗费家里的生活费以外似乎也没什么作用。至于家里,从小照看我的奶奶在去年也去世了,父亲从小就一直在外地做生意,每年见上几面说不上几句话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母亲一直是女强人更多地关注自己的生意,姐姐已经嫁人,也没有什么好牵挂的了。人,到底为什么活着呢?反正活上几十年最后也是要死,与其每天活着这么无趣,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我不时地这样想。

  仿佛老天能够知道你想什么,或许是最近几十年人民生活质量变好老百姓活得岁数越来越大,死的人越来越少阎王爷那里人丁稀少需要几个打杂的,于是有一天,我与室友们从外边吃完饭准备回寝室开黑的时候,我被摩托车撞飞了!!!

  那天我记得我和室友们正在为昨天晚上到底是谁坑了带崩了整盘游戏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一辆越野摩托车飞驰而来,对,就是在校园内,不知道是哪个不要脸的大夏天的戴着,在人流密集的校园里并不宽阔的道路上把摩托开那么快,摩托车声音很大,周围的人听到声音以后都是飞速地闪向两边,其实我和室友本来也是在路边走着,但那时候我们争辩得正起劲,我说:“这能怨我吗,当时你的盲僧快被对方杀的时候,我还一闪现去救……”

  “室长!车!小心!!”我说到“闪现”还激动地跳到路中间去“演示”,转眼间看到室友老二瞪大双眼叫着“车”什么的,当我扭过头的时候,只看见一辆绿皮越野摩托飞速冲向我,瞬间我呆了,多少次看到电视剧里边主角出车祸的时候,寻思着这些人怎么这么傻不知道躲,现在我明白了,一是速度实在是太快躲不及,二是到这种时候一般人都会大脑空白身体不受控制。我不禁有些悲伤,老子之下gg了,我感觉我飞起来了,飞起来的时候我透过摩托车的头盔看到了车主因惊恐而瞪大的眼睛,尼玛,现在后悔了吧,谁让你骑这么快,晚了!随后,我听见咔嚓一声,觉得脖子一疼,我失去了知觉。

  当我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我一下想到车祸时的那一幕,不禁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一下子清醒了,我不是被车撞了吗?最后脖子上钻心的疼痛令我记忆深刻,我摸了摸脖子,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又慢慢地试着转了转,咦,不疼,又检查了全身,我还是我,一点伤也没有,连衣服都是干净的,难道那是一场梦?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圆乎乎的台子上,看着这水泥块一样的台子,不禁奇怪自己刚刚只穿了条背心躺在上面为什么没感觉凉。

  我身处一个巨型的长方形房间之内,周围的墙壁都是灰白的颜色,房间尽头有一个约莫五米米高的白色门户,没有门板,但却看不到门外的景色,房间周围有四根柱子,每个柱子上挂了一盏油灯,虽然光线不暗,却有种像灵堂一样的阴森感,四周还有很多个一样的台子,其中两个台子上还有人躺在上面昏迷不醒。

  正当我不解的时候,一个穿着灰色中山装的老头笑眯眯地对着我走了过来,不对,不能说走,因为他的脚没有动!等等,妈呀,见鬼了!我反应过来了,瞬间一身冷汗,呼吸加快,不由地向台子后边退。很快我发现这是徒劳的,因为从我看到他开始,一秒!他就到我面前了,虽然他没有用脚。我不再挣扎,因为其实我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了……又是因为害怕……妈的,以前我怎么没有发现自己这么胆小……

  他好像也没有什么敌意,想到之前车祸的事情,我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但还是抱有一丝侥幸,小心翼翼地问:“我……”

  “没错,你已经死了。”似乎知道我要问什么,他直接回答道,还是一副微笑的表情,我却感觉到一股凉意。不知是因为看到他的笑容实在是“阴森”,还是我对自己的死亡不敢接受。

  此刻心里不知道是一种怎样的感受,本来虽然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不如一了百了,但当真正发生的时候,一种悲凉感却油然而生。不过很快,我深吸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反而变得很坦然,我知道一切已经发生了,不会因为我后悔不后悔而有任何改变。还有,原来灵魂竟然真的存在!我直视老者,道:“那现在我应该怎么做?您又是?”我迅速地问出了心中萦绕的问题。

  “当然是你这小伙子不错!哈哈,一般人在刚知道自己死了之后,要么是失声痛哭无法接受,要么就是被我这个鬼吓得不轻。你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却能够迅速调整好情绪,当然能够算得上是 不错喽。”他解释道。

  看我没说话,老头,哦不,是老鬼继续说:“我是你们这片地区的鬼仙,负责把这片土地内死去的鬼魂暂时引导在我的庙堂内,你在阳间还能逗留七七四十九天,每过七日,你就有一次投胎的机会,当七次机会耗尽,你若是还没有投胎的话,就会魂飞魄散,切记。”

  “对,而且我奉劝你最好尽快投胎,因为你在阳间逗留,除了头七也就是前七天之外,后面每七天你就需要经历一次劫难来换取留下的机会,若是不能化解,便是魂飞魄散的下场,而且人间对于一个鬼魂来说也并非什么善地,还有许多未知的危险。所以虽然理论上是四十九天,但真正能够待够的鬼却是少之又少,大多数都是在前七天之内了却心愿早早投了胎的。还有,我这鬼仙庙里面对你们是绝对安全的,在里面你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在鬼仙府外行走都是要消耗你的灵魂能量的,而唯一能够补充灵魂能量的地方就是我这里的鬼仙台。想要出去的时候直接走前面的门,想要回来的时候心里想着我的样子闭着眼睛大声念三声‘鬼仙庙’,十秒之后我就能接你过来。好了,我要交代的已经交代完了,小伙子,珍惜你在阳间的最后时光吧。老朽与你有缘,最后送你一句话,尽早投胎。”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老者收起了脸上的笑容,那本来就很苍白的脸更加显得有些可怖。

  我也明白了,这句话一定特别重要,干笑一声道:“记住了,谢谢你大爷。”说完之后我立马意识到自己这句话有些不对,连忙说道:“不是啊,大爷,我……谢……”还没说完,却发现眼前的老者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踪影。

  我一屁股坐在了脚下的台子上,舒了口气,刚刚看似很冷静,但面对一个鬼,实在是冷静不起来,我发现自己手心出了满手的汗。这个老头倒不像坏人。平静下来之后,我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迅速理了一遍:我,屌丝大学生,在跟室友回寝室的路上“闪现”到路中间,被摩托车撞……死了,被自称鬼仙的老头接到了鬼仙庙,还有四十九天的时间就得跟这一世say goodbye了。我接下来的这些天我该怎么过?

  休息了一会之后,我决定先出去看看,于是,我从眼前这间庙宇唯一的白色大门之中向外迈去,一脚刚踏出去,顿时有种天旋地转的感觉,一瞬间以后,一切平静了下来,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在大学校区里面,正是我被摩托车撞飞的地方,这里已经被警察封了起来,周围很多人在围观,现场有内有几个警察在拍照之类的不知忙活什么,周围有更多警力在维持秩序,我甚至在人群中看见了我的三个室友,他们都在抽泣抹眼泪,我走向他们,伸手想要抱抱他们却扑了个空,忍不住心里难受,去擦眼泪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好兄弟,你们不要哭,好好活下去,虽然你们不能理解,但我还在,再见了兄弟们,知道你们都在乎我我也知足了。按现在的情况来看,离我死亡的时间没多久,家里人应该还没有赶来。最恐怖的是,我看见了“我”,不,准确地说是我的身体,惨不忍睹!“我”在路中间靠左的位置,半个身体在台阶上,脖子以一种奇异的姿态扭曲着,似乎头顶破了,虽然现场到处是血,但我的身体就算化成灰我也还是认得的,这样看来,我当时应该是被撞飞了,然后头撞在了路边的台阶上,脖子受不了冲击折段了,头部破了出血很多。看到这里我不禁觉得自己很可怜,不知道你是否有过山穷水尽壮士末路有力气却无处使的无奈悲凉感,但此刻我是真切地体会了一把。

  不忍继续看到自己的惨状,于是我向远处走去,一路上,果然周围的行人都看不到我,在路过教学楼的时候,看到昔日曾经给我递过情书被我拒绝的妹子,她的眼睛有点红红的,好像是刚哭过,以前她见了我总是热情地打招呼,而我当时总是适当地表现出一种高冷的德性。又看到她,我不禁叫了一声:“闫雨茜。”她却自顾自地走着,我看着她由远及近再由近及远,与我擦肩而过却形同陌路,才意识到我们已是阴阳相隔,唉,早知当初就答应她了呢,这样我也不至于一辈子都是个老处男。对,你没听错,我就是处男,别看我平时爱和妹子搭讪,但在男女朋友方面却很慎重,除非是我真正爱上的,否则我不会和别人处朋友,一方面因为懒,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轻易许诺什么怕最后辜负了人小姑娘。算了吧,这就是命。

  我不再想闫雨茜的事,一路上再遇到熟人我都不再停顿,因为我知道伤感没有用,我跟他们已经没有交集,我在阳间停留的时间有限,虽然说是有四十九天,但是那劫难我可不想去体验,还有那未知的危险,一个不小心就是魂飞魄散啊,那么多的人都选择了早早离开,我只是个普通人,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所以我决定迅速解决完所有事情,回到鬼仙庙等待七天后投胎走人。所以准确地说我只有七天时间,我还有很多心愿未了,决不能浪费在这里。我故意绕了一个圈子,把学校转了一圈,穿过上课下课的教学楼,越过因为每天早上被要求晨练而最讨厌的田径场,路过每日光临买口香糖的校园杂货店,跨过夏日乘凉常常能够撞见情侣们亲吻的小花园,还有那时不时光临打发时间的图书馆……我飘飘荡荡看人们熙熙攘攘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然而,一切,都即将再见了。

  终于,我到寝室了,淡蓝色的墙壁,七彩的屋顶,还记得当初为了赢什么寝室文化大赛,我提出建议,剩余五个人都通过了以后,在网上购置了墙纸和硬卡纸,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完成的这一笔装饰,因为太过费劲之后他们几个埋怨我馊主意埋怨了好久……我的床还是像往常一样整整齐齐,台灯,书籍,眼镜盒,水杯,电脑,都是老样子。还有那盆我养了两年差点养死又绝境逢生的仙人球,一切都透出一股温馨,这就是我这两年的家啊。室友都不在,也是,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们也有得忙了。

  我躺在床上,准确地说是飘在床上方固定位置不动,因为我现在已经学会了新技能——无限穿越物体,无论什么都能穿过去。我闭上眼睛,享受这难得的宁静。半个小时之后,我从床上下来。寻思着该走了,走出寝室,在公寓楼转弯的地方,偶遇学校神犬“大黄”,大黄是常年混迹在我们学校的一只流浪狗,与我们这些学生建立了深刻的革命友谊,时间一长,倒也混了个“神犬”的名分。我从大黄身边走过的时候,它却突然狂吠两声,“汪汪”地朝我扑过来,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我一大跳,原来鬼是能被狗看见的呀,偶滴神,我撒开脚丫子就跑,哦不对,是像风一样地飘,别说,这速度还挺快,一晃就把它甩开了,我不禁暗暗得意,我真是风一样的男人。

  第二天,我飘去了高中,初中,小学,又回了小时候生活过的老房子,去看了小时候最好的朋友。

  第三天,我去了拉萨,不过布达拉宫我不敢进,隐隐约约感觉到里面有种让我心颤的力量。

  期间,我也发现好多处令我害怕的存在,但是一发现这些就立马远远飘走了,整体运气不错,有惊无险。

  第六天,我回家了。家里正在为我举办葬礼,全部是黑白色调,正播放哀乐,很多亲戚朋友陆陆续续来祭奠,倒是好不热闹,有一个亲戚居然还在跟他的朋友有说有笑……我苦笑,无奈地摇了摇头,进了内堂,我看到我的遗像,是我早些时候的一张照片,不过被洗成黑白版放大了,只觉得黑白版好丑。又我看到了我的棺材,我沉默。这时,哭声从旁边的房间传来,我走进过去,发现妈妈正捧着我的相册,不停地哭泣,似乎因为哭得太多时而发不出声音,头发好像好多天没梳过了,老妈这样一个爱打扮的女强人今天居然没化妆梳头发。我这才注意到,老爸也在这个房间的一个角落抹眼泪,姐姐在爸爸旁边,也是不停的哭。以前我认为,我们一家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一年到头聚少离多,感情一直比较淡,没想到他们这么在意我。我很难受,前所未有,我止不住地流出泪来,泪水一出来就消失不见。我看着他们,默默地道:爸妈,姐,你们要保重,现在想来,以前的我真是幼稚,居然以为你们不怎么爱我,想要死亡,以至于老天跟我开玩笑,真的让我死了。这天底下,又有哪个父母不爱儿子,哪个姐姐不疼弟弟的呢?这辈子我对不起你们了,希望你们节哀顺变,一定好好地活下去。

  我不再停留,闭上眼睛想着鬼仙老头的样子,念道:“鬼仙庙鬼仙庙鬼仙庙。”十秒以后,我面前出现了一扇门,老头一脸微笑地正站在门口,道:“其实你可以再多陪家人一天的。”

  我没有说话,从他身边跨进了那扇白色门户,留下来父母也看不到我,反正明天也一样要走,与其在这里看着他们难受,不如早早离开。我径直走到一个白色圆台上坐了下来,感觉到台子上一股温暖的力量源源不断传入体内,近几日的疲惫感一扫而空,我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渐渐不再流泪。到了现在,我发现活着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而且这一世我也算是很幸福的了,有好兄弟,有努力挣钱供我读书的父母,有健康的身体,有还算满意的颜值,fuck,我之前到底怎么想的,居然想要死?一切都晚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只求来世我能珍惜生命,并且不要这么倒霉,好好活着。

  第七天,我估摸着时间大概是清晨,白色的门户内走进两个高大的生物,牛的头,马的面,神话典籍中一次次出现过的人物,被我见到了,可这出场费却是生命。与此同时,老头一闪也出现了,他们几个在靠近大门的位置嘴巴动了几下,我什么也没听到。老头走过来,高声道:“都过来吧,排一列队。”我身旁的台子上陆陆续续地站起来约莫二十号人,这就是这一周死去的,而且要去投胎的人了吧。

  我们排着队,被牛头马面一前一后带领着向白色门户走去,出门的时候我回头看了一眼,老头也看着我,还是那万年不变阴森森的微笑。出门以后,我发现门外是一几十丈方园的小平台,平台另一边又是是个黑色门户,门口两旁有两个面目狰狞的小鬼拿着叉子站着,门户后边能看见黑红色的路,隐约有凄厉的叫声透过门户传出,身边的人包括我都变了脸色。我知道这门后面多半就是地府了。我前面的人一个一个通过了小鬼的检查进入了门户。终于,轮到我了,此时此刻,不知为何我突然非常后悔,我像一只溺水的蚂蚁,说不清楚是恐惧还是其他的什么,我转身飞快飘向白色门户,牛头马面大喝一声:“小子,哪里跑?!”他们速度很快,眼看我就要被追上,我大叫:“我不想死啊!!!”

  “喂!喂!小王,醒醒,醒醒……”我猛地睁开眼睛,发现一个室友正站在我的床边,其他五个人也在旁边往我这边看,而我的两只手正在奋力挥舞,我们大眼瞪小眼,我老脸一红,有些尴尬地道:“我梦见抓贼呢。”他们五个目光交汇以后,哈哈大笑起来。我也笑了,长舒了一口气,心道:活着…真好!

  ~壹~ 不传信的鸽 由于磁场的吸引,信鸽向着远方飞去,它和所有的信鸽比起来略有不同,干净利落的身形,敏捷又飒爽的身...

  南韩人气演员李准基8日晚间将在TICC国际会议中心,举办「THANK-YOU」亚洲巡迴演唱会,此次是他睽违7年再度...

  “宁愿美的人工,也不愿丑的天然” 01 为了迎合这个看脸的世界,近些年整容行业和微整行业纷纷崛起,各种大小医院,门...

  下午去公司上班,本来打算5点半下完班就回家的,可是晚上好像有我们特训营二期的课,索性去听下,虽然自己上过这个课程,...


BCKbet体育